農村能源 > 農村能源清潔化掣肘因素及如何應對

農村能源清潔化掣肘因素及如何應對

能源信息網 時間:2017年2月21日 來源:中國電力報

  我國農村地區由于缺少工業,用能總量遠比城市地區小,占比僅為20%,但其帶來的污染排放占比卻接近50%。“農村能源轉型,攸關能源革命成敗。”中國工程院院士謝克昌在近期舉辦的中國能源智庫論壇上表示。

我國農村地區由于缺少工業,用能總量遠比城市地區小,占比僅為20%,但其帶來的污染排放占比卻接近50%。“農村能源轉型,攸關能源革命成敗。”中國工程院院士謝克昌在近期舉辦的中國能源智庫論壇上表示。

新近公布的中央一號文件提出,要實施農村新能源行動,推進光伏發電,逐步擴大農村電力、燃氣和清潔型煤供給,開展新一輪農網改造升級工程。無疑,這些都是推動農村能源清潔化的重要舉措。

此外,因地制宜地發展沼氣、地熱能、農村水電、生物質成型燃料等,亦是農村能源轉型不容忽視的路徑。

沼氣、農村水電挑大梁光伏、地熱能后勁足

在過去,薪柴、煤炭是農村的主力能源,污染大不說,對植被也有破壞,直到現代能源崛起后,柴火灶和煤爐子才在部分地區退出舞臺。這其中,沼氣和農村水電發揮了極為重要的替代作用。

一口池子,吞廢物、吐氣體,農戶賴以做飯燒水,這種便利的沼氣利用模式,理應推廣。事實上,十幾年來,中央已先后投入300多億元資金,用于農村沼氣工程建設。

日前發布的《全國農村沼氣發展“十三五”規劃》(以下簡稱《規劃》)提到,截至2015年,全國沼氣年生產能力達到158億立方米,約為全國天然氣消費量的5%,每年可替代化石能源約1100萬噸標準煤。

“我省適宜農戶沼氣普及率高達65%,沼氣用戶已由2003年的200多萬戶,發展到如今的600多萬戶,規模居全國第一。”國網四川省巴中供電公司工作人員劉柄宏告訴記者,“農戶和生態環境都從沼氣工程中,切實得到了好處。”

《規劃》提出,到2020年,全國農村沼氣總產量達到207億立方米,戶用沼氣達到4304萬戶;新建規模化生物天然氣工程172個,規模化大型沼氣工程3150個;農村沼氣消費受益人口達到2.3億以上。這組數據,顯然能夠說明國家對沼氣寄予了厚望。

農村水電是農村能源清潔化進程中的另一個核心角色。在水力資源豐富的農村地區,時常可以見到并不起眼的小型水電站。但正因有了它們,數千萬農村居民的生活、生產用電問題得以解決。

據水利部門統計,2016年,全國農村水電新增裝機200萬千瓦,總裝機超過7700萬千瓦,發電量達到2500多億千瓦時,相當于節約7800萬噸標準煤。

相較于沼氣和農村水電,光伏發電、地熱能利用在農村只能算是剛剛興起,普及程度不高。

農村“光伏熱”緣于國家能源局和國務院扶貧辦力推的光伏扶貧工程。“十三五”期間,受益于該工程的建檔立卡貧困戶預計將達280萬戶。

地熱之“熱”,緣于《地熱能開發利用“十三五”規劃》的發布。到2020年,我國將新增地熱能供暖(制冷)面積11億平方米,地熱發電裝機50萬千瓦。廣袤的農村大地下蘊藏有豐富的地熱資源,農村居民將受益于地熱開發是可以預見的。

擴大電力、燃氣、清潔型煤供給至關重要

推進農村能源轉型,不僅僅是要開發利用好農村的可再生能源資源,更重要的是,擴大電力、燃氣、清潔型煤供給。畢竟從能源消費量上看,后者所占的比重遠超前者。

電能是清潔的二次能源。近年來,我國農村地區電氣化水平穩步提升,用電負荷迅速增長。春節期間,記者就在豫南山區發現,當地農村用電量增速超出城鎮不少,許多農民家庭都在用電做飯、炒菜、燒水、取暖,較前幾年明顯增多。而以往,薪柴、蜂窩煤才是他們的首選。

記者從國網河南省電力公司了解到,2016年,河南所有縣供電公司售電量達1029.7億千瓦時,同比增長4.68%,比省公司整體售電量增幅高出2.91個百分點。記者還從貴州電網公司獲悉,2016年,貴州農村地區用電量同比增長了8.79個百分點。

旺盛的用電需求意味著,必須保障對農村地區的電力供應,確保農村居民用上電、用好電。2016年3月,國務院決定部署實施新一輪農網改造升級工程。此后不久,國家電網公司、南方電網公司即宣告正式啟動這一工程。

在南方眾多農村地區,燃氣是繼電能之后的第二大商品能源,其中尤以液化氣為主。而隨著管網設施的不斷完善,越來越多的鄉村也開始像城市一樣,用上了更加便利的管道天然氣。

中國人民大學去年發布的《中國家庭能源消費研究報告》指出,2015年農村能源消費結構中,液化氣、管道天然氣所占比重分別達到了13.5%、0.6%。作為一種比較清潔的能源,燃氣在農村的應用范圍還應繼續拓展。

因地區環境差異,在北方農村地區,散煤取代燃氣、各類油品,成為第二大商品能源,甚至可爭第一。然而,散煤污染嚴重,每到供暖季、特別是霧霾來襲時,都會變成社會關注的焦點。

治理散煤,可稱得上是政府和能源行業當前面臨的棘手問題。而清潔型煤的推廣,便是治理散煤的著力點之一。綜觀各省能源、環保“十三五”規劃,推廣清潔型煤都赫然在列。未來,清潔型煤必將在農村能源清潔化進程中有更出色的表現。

農村能源清潔化掣肘因素及如何應對

盡管需求很大,盡管意義很大,但是農村能源清潔化絕非易事,不可能一帆風順。

首先是習俗上,讓農村居民改變沿襲幾千年的用能方式,短時間內接受清潔用能的理念,難度不可謂不大。記者春節期間在豫南山區就看見,有些農戶將煤氣灶閑置,仍靠薪柴做飯燒水;有些農戶將電暖器閑置,仍靠燒木炭取暖。要知道,對于其中大部分家庭來說,燒氣并不是多大的負擔,而燒木炭的成本甚至高于電采暖。

其次是文化上,農村居民相對保守,對新事物的欲望沒有城市居民那么強烈。在非利益相關的情況下,農村居民往往缺乏了解光伏、地熱、清潔型煤、節能環保爐具的興趣,更莫提去嘗試了。

最后是資金上,農村居民收入相對較低,使用電能以外的商品能源會給他們帶來一筆額外的開支。這筆開支的多與少,直接決定了大部分農村居民能否接受清潔能源。因此,薪柴、煤炭的替代品,必須具備一定的經濟性,這就可能需要財政補貼的支持。

顯然,文化和習俗上的阻礙,除了“交給時間”去解決外,也需靠宣傳、教育、示范去主動化解。這是一個長期的、潛移默化的過程,急不得,否則只會適得其反。

資金上的阻礙,化解之道有二:一是促進農村居民增收,再一個是加強財政支持。前者非朝夕之功,后者卻可立竿見影。

“對生產和使用新能源、清潔型煤、生物質成型燃料、節能環保爐具等,進行財政補貼,降低農村居民清潔用能的成本,增強農村居民清潔用能的意愿,是推動農村能源革命的關鍵。”國網能源研究院專家張哲告訴記者。

謝克昌院士則建議,國家應設立京津冀農村能源革命試驗區。在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的框架體系內,設立京津冀農村能源革命統一協調機構,統籌制定三地農村能源政策法規、發展規劃和標準體系,協同促進能源基礎設施發展,優化產業布局,為全國農村能源革命路徑提供重要參考。


轉載聲明: 本篇僅供您參考。轉載時,請標出來源:能源信息網
免責聲明: 本篇系責編根據網友提供內容整理,并不表明我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。
  • 相關推薦
  • 最新發布

聯系

中國能源數據
能源圖表
能源GIS
綜合數據庫
能研報告
能源首頁
能研刊物
專題首頁
專題
本專題的周刊
專題周刊
本專題系的其他周刊(更多周刊)

服務熱線:0351-7096171  郵箱:info@cnei.info  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區學府街132號華宇百花谷B-1-2001室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351-7096171
版權所有:山西聯知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©Copyright 能源信息網 All Rights Reserved
ga晉公網安備 14010502050802號 晉ICP備14004322號

性爱小视频免费网址,av动漫在线观看mp4,求推荐色色的小说言情,一级片日本,欧美性爱免费看